品牌故事

%e6%bc%94%e5%a5%8f%e5%8d%80

在台北精華地段的面窗座位坐下,翻閱近3000本硬精裝畫冊,暢飲無限續杯的咖啡、冰沙與有機茶。這樣的享受,你願意付多少錢?在益品書屋,只需一張紅色百元鈔。

 

書店、圖館變書屋

益品書屋歷經三次營運計畫的改變,一開始想做書店。但台灣已有不少獨立書店,所以作罷。後來想做圖書館,但無法自給自足;半年多前,終於想出「書房」這前所未見的模式;入場費100元,書本隨便看,飲料隨便喝,愛待多久就多久。

  模式有了後,該開在哪裡?戴勝益先生騎著Ubike在台北市大街小巷繞了幾個月,才找到位於仁愛路豪宅區的巷內一樓,217坪店面正對綠意盎然的小公園。由於住戶不願租給餐飲業,店面空了五、六年,但一聽到是「戴勝益要開書屋」,竟欣然同意了。

  大學時代,戴勝益讀到詩人洛夫一句「有了屋頂,你便失去了繁星」,埋下創業的種子。一句話,改變一生,使他始終對書懷抱感激,每月暢銷書排行榜前十名更是必買書單。

   因此,當有餘裕圓夢時,書屋視、聽、嗅、味、觸覺應有的樣貌,早在他腦中演練了無數次:可推移的木門書架靈感來自荷蘭,天花板十字型書架參考日本蔦屋書店。六張皮沙發,是兒子從自己的旅館搬來支援;桌上十盆當令白色繡球花,則是女兒花店的作品;7月中後,每天中午還有現場小提琴演奏。

  「現場音樂演奏、真花與咖啡香,我夢想中的書屋,」戴勝益隨琴聲輕哼,對「新作」很是滿意。他期待,益品書屋能如誠品書店,成為台灣閱讀觀光地標,同時提升閱讀習慣,為奄奄一息的書店注入生息。

藏書豐 含美學、飲食、生活

  益品書屋藏書分五大類:美學、飲食、生活、旅遊與童趣。前四項是戴勝益先生的個人嗜好,他熱愛旅行,也學習油畫多年;加入童書,則是鼓勵大人帶孩子一同閱讀。書種則鎖定生活類精裝圖文書,一是因其稀有、昂貴,一般人買不下手;且圖片精美,不懂中文、不愛長文的也能入門。

  短短幾個月,不少讀者給書屋正面回饋,「這兒是喧囂的台北,難得一片靜謐的樂土,感謝有您的奉獻與堅持。」「如果我暑假每天都來,應該還是看不完有關設計的書,真棒!」然而看不見的是,已有好幾本書進了「安寧病房」。幾本立體童書被撕得支離破碎,一本食譜書看似完整,一打開,內頁卻如落葉散一地。不時還看到有人將咖啡杯壓書上,還有母親讓孩子用吃過餅乾、黏黏的手指翻書,被心疼讀者寫在書屋留言本「告狀」。

  但戴勝益早想好因應之道,舊書定期拍賣,好騰出空間進新書, 「不求營利,決策就變簡單,海闊天空了!」

能提升閱讀或打擊書店?

  當戴勝益先生期望提升閱讀風氣,也有一些人擔心,幾乎免費的閱讀環境,會不會給苟延殘喘的書店致命一擊?知名攝影師吳毅平的攝影集《當世界只剩下貓》被書屋收藏。他建議,書屋應收藏3000元以上或台灣買不到的精裝書,較有意義。他也建議讀者,想支持閱讀還是買書,「別把1000元拿去吃王品牛排,用來買書比較實際。」城邦媒體集團首席執行長何飛鵬則肯定書屋的創新,「創新的營運模式往往能帶動產業質變,雖然不一定會成功,但樂觀其成。」

全文請見 遠見雜誌2016年8月號